梁念坚: 一道“佛跳墙” 让他转了行

2017-04-10 10:03:51 分享至:

转自《经济日报》2017年4月10日

梁念坚,出生于中国澳门,曾任摩托罗拉亚太区总裁、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现任福建网龙网络公司副董事长、网龙华渔教育CEO,带领中国的教育公司走向国际。

对梁念坚的采访约在位于北京金宝街的香港马会,这是一个本土企业家很少涉足的地方。不过,想想他曾经的摩托罗拉亚太区总裁、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CEO的头衔,也就不奇怪了。这实在是洋派人士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梁念坚现在的身份是福建网龙网络公司副董事长、网龙华渔教育CEO。

之前就职的是两个世界知名的大公司,一转身,却选择了刚刚成立、在中国教育圈都不怎么出名的华渔。这中间有怎样的故事呢?

 

转 变

从替跨国企业打工,到帮助中国公司拓展国际市场

梁念坚与网龙华渔教育能走到一起,是情怀跟商业的缘分。

很少有人知道,前半生都在科技界奋斗的梁念坚,毕生的理想是当老师。2012年离开微软后,他与香港理工大学签约,准备去教书。

“那个时候我蛮开心的,因为学校给的工资很高,一个小时7000港元。”梁念坚作出一个很兴奋的表情,“不过后来我发现一个礼拜可能只教两个小时。”

他笑得毫不在意。当时,他正在筹办香港哈罗公学,而且很快把这所学校做到了排队报名、一座难求。

但是,在内心里,梁念坚还是有点失落:“因为我是学计算机的,一直都在搞技术,筹办哈罗公学这件事情和科技显然有很大的差距。”更让梁念坚遗憾的是,他做教育是希望回馈社会,哈罗公学的定位是精英教育,来上学的孩子并不是最需要帮助的人群。

正在此时,梁念坚接到猎头代表华渔打来的电话。他没有听说过网龙,更没有听说过华渔,连网龙所在地福州在哪儿都不知道,“还是猎头告诉我,福州在福建,就是‘佛跳墙’这道菜的诞生地”。

猎头劝他:反正你也没有去过,不如去看看。梁念坚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被一道“佛跳墙”吸引到了福州,见到了网龙董事长刘德建。

当时网龙刚刚把91助手卖给百度,手里握着19亿美元的现金,准备进军教育领域。网龙本身又是做互联网起家,跟得上教育产业对互联网技术的需求。更关键的是,网龙的理念与梁念坚很合拍,都想“让世界更美好”。

网龙也看上了梁念坚在科技领域的积淀,当然还有对国际市场的熟稔,希望他能带领网龙华渔教育从中国走出去,做一个全球公司。

“我服务过微软,也服务过摩托罗拉,还有什么大的公司没运作过?”梁念坚很是心动,“我大半辈子帮助外国公司拓展中国市场,为什么不可以反过来,帮助中国公司拓展国际市场?”

2015年初,梁念坚加盟网龙,并出任网龙华渔教育CEO。消息对外公布的时候,互联网圈都沸腾了,许多人就是那一次才去搜索“网龙华渔教育”这个“互联网+教育”领域的新锐角色。

 

布 局

恢复“飞人”节奏,两年打造一家全球公司

2015年青岛国际教育信息化展是梁念坚第一次以华渔CEO的身份出席活动。当时,他们主打的产品是101pad和101智慧教室。

一晃两年过去。这一次,梁念坚是拖着行李来的。他刚刚从国外飞回北京,没来得及吃午饭,只好一边吃简餐一边聊。

“累吗?”

“已经习惯了。”

加盟华渔后,梁念坚给华渔划定了三大业务重点:自己开发市场和技术,布局终身教育市场;开拓教育领域的伙伴;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并购,因为“未来教育的竞争一定是国际化的”。

为此,梁念坚又恢复了全球“飞人”的节奏。在他的主导下,网龙华渔教育很快开启了一系列“买全球”的过程。

2015年,华渔收购全球教育巨头普罗米休斯,这家全球最大的互动教学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的总部位于英国。这是中国教育企业首次收购国际领先教育品牌。华渔借此不仅拿下了全球最先进的互动白板技术之一,更重要的是拥有了进入全世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渠道。

并购普罗米休斯后,华渔根据其先前面临的问题,对市场、人才、渠道、资源等作了整合。在短短1年不到的时间内,就使其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了用户规模高速增长,在全球教育产业引起关注。

第一次出手,华渔就轰动了业界。但一家中国企业要得到海外企业的真心认可,不是仅靠资本的力量让他们折服,梁念坚还是花了很多心思。

“每一个合作伙伴,我都会邀请他们来福州,亲身体验全球最大的一站式VR(虚拟现实技术)体验中心。”梁念坚说,“他们来了以后,就会发现原来我们在大数据、云计算、语音识别、技术方面都有非常厚的积淀。比如我们园区办公楼里有旋转木马,员工写了错别字不是被罚款,而是被罚到旋转木马上转几圈……他们都觉得非常惊讶。正是这些细节、设计理念、创新精神、深厚的互联网技术积淀,打动了他们。”

2016年,网龙又收购了香港的创奇思、苏州的驰声科技等多家公司。最近,梁念坚又帮助华渔在东南亚某国拿到了一笔可观的互动白板订单,在土耳其的业务谈判也在推进中。

“这里面有一些是老朋友,有一些是新朋友。”梁念坚毫不讳言曾经的关系帮了一点忙,但他认为产品的质量才是关键,产品不好,仅靠关系也拿不到订单。

与他曾任职的微软、摩托罗拉等科技企业的标准化产品相比,在教育领域,不要说一招吃遍全世界,就是在不同省份,教材内容和教学环境差别都很大。

梁念坚自己也笑:“有时候要同一个国家谈,有时候要同一个省谈,有时候甚至要同一个县或一个学校谈。”中国是华渔最关注的市场,但技术层面华渔已与国际接轨,美国和英国的市场目前大于中国,因此也会继续在发达国家开拓市场。

梁念坚认为华渔的最大卖点是技术跨越教育鸿沟,放之四海皆准。“从通讯技术看,简单的4G覆盖就能够实现视频直播传输。”他说,“比如说教英文,有了移动通信技术和相关教学产品,优秀教师就可以在华渔的教学平台中与山区学生互动。”

在一系列收购后,华渔教育构建了涵盖“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在内的完整产品线,覆盖全球150多个国家的130万间教室,以及200万名教师和3000万名学生用户。梁念坚很自豪:“现在我们是一家全球公司了。”

 

未 ​来

新技术手段只是过程,人工智能才是目的

今年3月份,在知名电视节目《最强大脑》第四季的拍摄现场,两位选手戴上AR(增强现实技术)眼镜,根据嘉宾发出的造字指令,选手伸出手来,在“眼前”虚拟的空间中,逐个“抓”住漂浮的碎片,组合成正确的汉字。这套“隔空取物”的法宝就是华渔提供的AR设备。

在一片VR(虚拟现实技术)热潮中,梁念坚却把华渔的爆发点放在了VR、AR同步发展的步调,他认为VR技术能够帮助传统教学模式革新升级,但VR技术有不足,未来更看好AR技术对教学以及其他传统行业带来的活力。

不过,这些形态都不是梁念坚的目的。“那些都是辅助,我对华渔最终设想是通过‘互联网+教育’模式,依托大数据、云计算、VR、AR、人工智能等技术,打造面向未来的、开放的全球化学习平台,构建教学生态系统。”

这是国内教育巨头共同的愿景,但是真正能做到的企业寥寥无几。因为学习大数据的收集太难,传统的课堂教学和纸面答题无法生成有效数据;有了数据,能从中提炼出规律又需要极强的技术含量。

人工智能领域最新的深度学习技术恰好就是一把钥匙,梁念坚在两个老东家那里的积累正好派上了用场。“微软在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投入多年,摩托罗拉的大数据也很强。”华渔的“互联网+教育”模式不仅是教学方式的变化,也是一个大数据收集的渠道。当初收购苏州驰声,也是看上了该公司的英语语音大数据。

对当前的考试招生方式,他也有自己的思考。“就拿香港哈罗公学来说,学生参加一个中上等难度的入学考试,有一定的成绩就可以进入面试,由学校根据学生的综合素质决定是否录取,有时考试分数很高的学生反而没有被录取。”梁念坚认为如果能借鉴这条经验,会改变国内学生负担沉重、只看分数的现状。但他也明白,面试中灰色地带太多,而且中国人口太多,没有足够的师资做到一一面试。

“在有些方面,人工智能也许会有帮助。”梁念坚看到的机遇是高考改革和自主招生的趋势。比如,有关部门提出每个高考学生一年可参加两次口语考试,全国每年约有1000万学生参加高考,算下来相当于一年要口试2000万人次,全国的英语老师压力可想而知。但用深度学习的方法,能够识别英语口语,不需要太多老师的参与就能够完成口试,而且更加公平公正。

梁念坚用“使命感”来形容自己在华渔的工作。英国媒体评价说,没想到一家来自中国的公司会影响到全球200多万教师。这让梁念坚产生了前所未有的荣誉感,“我以前是职业经理人,做得再好,都是说业绩增长多少,对我来讲意义不是那么重大。我现在能带领一家中国的教育公司走向国际,影响全球教育体系,这才是我想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