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是什么?是资本市场炒作的下一个噱头,还是一个能够彻底颠覆人类与计算机设备 关系的下一代介质?到底应该从技术上寻求领先,还是率先营造一个适合VR 发展的生 态环境?这些问题都需要有更具说服力的答案。

    “VR 的技术是一个开始,以后还会 出现更多新的技术。”接受记者采访的梁 念坚,现在的身份是网龙网络公司副董事 长、网龙华渔教育CEO。这位曾经出任摩 托罗拉亚太区总裁、以及微软在中国地区 第六任最高行政长官的高级职业经理人, 曾经见证过非常令人欣喜的科学技术是 如何改变人类的生活。梁念坚博士加入网 龙后,主要负责网龙华渔教育整体战略制 定和日常运营,及网龙全球教育业务战略 规划及发展。接受笔者采访,谈的则是如 何推动VR 技术在教育行业的应用。

  网龙网络公司和VR

  如果没有听说过网龙网络公司,那一 定是从来不接触网络游戏的人。

  1999 年成立的网龙网络公司(下称 “网龙”),在中国游戏产业当中是非常活 跃的,可算首屈一指。其先后推出几十款 自主研发的网游、手游产品,在国内同类 产品中市场表现都是非常抢眼。网龙最新 的财报数据显示,公司游戏业务持续强劲 增长, 来自海外游戏的收益亦有着突出表 现。

  凭借网络游戏作为主营业务,网龙 一直谋求在互联网领域有更多建树,无论 是移动及互联网教育领域,或者其开发的 “91 手机助手”,都表明其不再想继续做一 家技术型公司或者社区型公司,更希望成 为一家以互联网为主要载体的平台型公 司,一家以提供技术、产品和内容开发的 设计型公司。因此,当2010 年VR 技术兴 起后,网龙立刻关注到了这种趋势。

  事实上,作为互联网时代下成长起来 的年轻一代,早就对现有的人机对话模式 厌烦已久。随着技术的发展,曾经被认为 受到计算机硬件能力限制的VR 技术开始有了从实验到应用的可能——在一个 由计算机上生成的、可交互的三维虚拟 环境中,体验身临其境的感觉。这不仅 是对传统人机对话方式的改变,更是一 种对用户体验和对计算机技术的全新 应用方式。

  作为经营网络游戏和移动互联网 平台开发的公司,网龙在产品开发经验 方面具有相当实力的3D产品开发技术 和素材内容积累,因此在整个VR 产业 链当中,网龙的优势之一是内容开发。 这虽然是VR应用当中最至关重要的一 环,但是如果希望能够主导整个价值 链,显然还不够。

  2014年3月26日,美国社交网络平 台Facebook 宣布,将斥资20 亿美元收 购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公司Oculus VR。 几乎在同一时间,2014 年6 月3 日,网 龙宣布收购Cherrypicks(创奇思)旗下移 动方案业务,两年后,又将Cherrypicks alpha 收入囊中,从而不用在原始技术的 研发上投入过多精力和热情。

  业界普遍认为,从2014 年收购开始, 网龙实际上就已经明确了自己的VR 策略: 通过对Cherrypicks 的收购,网龙显然可以 借助其虚拟现实、现实增强与智能位置感 测平台,再通过整合自身对VR 内容生产 的优势,就可以打通从技术平台到内容生 产的完整链条,从而在VR 产业链和价值 链上,占据一定的话语权和主导优势。

  与业界普遍猜想的不同,网龙并没有 将对VR 应用的重点放在网游上,随着以 VR 为基础的沉浸教室、创客教室等教学平 台的推出,移动及互联网教育业务成为网 龙应用VR 技术的主要领域——这或许是 因为在教育领域缺少VR 应用的竞争对手, 商业上成功的几率更大。但是从长远来看, 教育领域的某些经验也许可以成为网龙在 其他领域可以复制的成功捷径。

  梁念坚与VR+ 教育

  从商业的角度讲,教育市场绝对是一 个值得长期投入的市场。但是从关注科学 技术的角度看,梁念坚认为利用VR 技术与传统教育相结合,不仅仅是教育技术 创新,甚至可以被认为是对传统教育模 式的升级。

  “现在的教学方式,与几千年前孔子 的教学方式其实没有太大分别,区别仅仅 表现在工具上,以前是用石板、黑板、白 板,现在用电脑等电教化和信息化的方式, 而教学方式的本质还是一样。但是VR 真 的能够带来全方位升级体验。”梁念坚说。

  实际上,VR 技术在教育培训领域的 应用是最容易被理解和接受的。因为通 过VR 技术的虚拟,学生不仅可以通过 VR设备去身临其境地感受那些不太可能 去到的北极、海底或者月球,甚至可以 进入到微观世界,了解物质的组成或正 在发生的化学反应。不仅如此,“现在有 一个新的发现——AR 和VR 技术对一些 学习有困难的学生会带来帮助,比如自 闭症,那些小朋友有些时候很难集中注 意力,但是用AR 和VR 技术,他们就能 更好地投入到学习里。”梁念坚认为AR/ VR 技术对于教育特殊人群的价值,也是 其独特的优势所在。

  自出任网龙网络公司副董事长、网 龙华渔教育CEO 以来,梁念坚,这位曾 经亲自推动相当多高新技术应用的高级 管理者,将VR 与教育的结合,在华渔定 义了主要的两种推广和应用模式:沉浸 教室和创客教室。

  101VR 沉浸教室是目前华渔主要推 动的VR 教育解决方案之一,用户只要佩 戴华渔的VR 设备,便可以瞬间穿越空间 进入计算机所构建的虚拟世界。唯一的不 足,是采用这种方式的用户,只能在现有 的内容当中选择要体验的场景和课程。相 对来讲,101VR 创客教室则更倾向于培养 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互动与交流,它以锻炼 学生创新精神和动手能力为重点,将沉浸 式虚拟现实技术(VR)与STEM 教育、创客教育相融合,以VR 编辑器为基础,依 托云端海量3D 教育资源素材库,为老师 和学生提供自由发挥的空间,把学生转变 为创造者——也就是说,用户体验的内 容,是由自己动手产生的。

  事实上,通过在2015 年11 月3 日收 购全球互动教学技术提供商Promethean (普罗米休斯),华渔这种鼓励用户开发 内容的生产方式,已经在全球得到了更 多的使用者。数据显示:华渔的教育业 务版图已覆盖全球150 多个国家的130 万间教室,以及200 万名教师和3000 万 名学生用户。

  “内容的生产实际上是华渔的基因, 所以现在我们有一个团队每天都是在做 内容。”梁念坚将华渔所生产的内容分成 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教学的内容,另外一 部分,就是为创客教室提供素材和场景, “我们实际上是提供了一套系统,里面有 VR 编辑器,也有很多素材,有行业应用 经验的从业者就可以很快把需要通过VR 展示的内容生产出来,而且不需要他们 再去研究VR 技术。这就可以使越来越多 的VR 从业者,通过我们的平台去开发基 于VR 的APP 和服务。”从梁念坚的理解 看来,这样一个开放的VR 平台与苹果 AppStore 的概念一样:以华渔为中心组 成一个大型学习社区网络,通过开放VR 内容编辑和生产平台,吸引更多的App 产生并投入应用,从而可以进一步吸引 更多的、不同行业和应用领域的用户进 入整个VR 应用领域。

  不难发现,这种针对学生和老师的 内容生产方式完全可以扩展到更广泛的 合作伙伴,因此这也极可能为网龙和华 渔构建开放VR 应用生态环境提供可以 借鉴的模式和技术基础。这也符合网龙 对VR 的应用从教育逐渐向更多行业推 广的最初构想。

  写在最后

  最初受邀采访,并得知话题主要围 绕VR 时,笔者的确准备了很多困扰已久 的问题。说实话,无论是对于科技领域来 讲,还是IT 行业,层出不穷的新产品和 新技术着实让人看不清这些技术真正能 带来多大的价值。但当了解到采访的对象 是梁念坚时,笔者决定当面向他请教对于 VR 技术本身发展程度和应用趋势的诸多 疑惑。作为曾经执掌过众多跨国大公司、 见证过无数新技术诞生的资深人士,梁念 坚对于VR 的态度非常务实:他并不认为 VR 技术是“不成熟”,更准确的表达是 “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对于VR 应用 与教育则充满了信心,并且认为现有的技 术已经可以满足教育行业的初步应用。的 确是:没有任何一项技术的应用是等到其 完全成熟以后,而笔者也从采访的过程中 体会到,目前网龙和梁念坚对于VR 的规 划不仅仅在于对其技术的发掘,更是重视 对整个VR 产业链的布局。从另外一个层 面讲:随着VR 技术的进一步成熟,那么 其就可以按照华渔已经在教育行业搭建 的生态模式,顺利导入到更多的领域—— 这不仅是一种商业模式的拷贝,更是一种 技术应用方式的传递。

  加入网龙的梁念坚,给网龙在教育业 务上带来的是一个更大的视角以及更长久 的规划,网龙华渔教育和VR 技术则提供 了梁念坚可以自由发挥的舞台:“很多人问 我,为什么你在美国公司打工打那么长时 间,会来一个本土的公司工作?其实是因 为我后来发现:我花了那么多年帮美国公 司打入中国市场或者打入亚洲市场,为什 么不能用我的经验帮一家本土公司进入海 外市场?我到华渔一年半的时间,公司已 经从一家本土公司变成了一家全球性的公 司,我们的步伐非常快,这是我参与这家 公司其中的一个理由。”梁念坚说。